若果說起Anthony Vaccarello,也許各位時尚女仕都會想起Saint Laurent創意總監。不過其實他曾於2008年創立同名品牌,並於2014年擔任Versus Versace創意總監。2012年,Anja Rubik穿著Anthony Vaccarello設計的禮服踏上Met Gala紅地毯,讓他迅速風靡全球,成為「性感」的代名詞,俘虜不少明星和名媛,甚至成為她們踏上紅地毯的不二之選。那麼為何時尚界如此鍾愛Anthony Vaccarello?他是如何詮釋各種不同的性感魅力?

#情色邊緣
1982年出生的Anthony Vaccarello,一直渴望能夠成為時裝設計師,不但大學的時候選擇修讀雕塑,甚至對於Azzedine Aläia川久保玲的服裝系列產生興趣。2006年,他獲得Karl Lagerfeld的關注,並且邀請他前往FENDI學習皮草設計。2008年,Anthony Vaccarello創立同名品牌,並且憑藉一種遊走情色邊緣的危險性感和致命誘惑,深深俘虜眾多明星和名媛。Met Gala 2012,Anthony Vaccarello獲得時尚界的高度關注,Gisele BündchenAnja Rubik更於2013年和2014年穿著他設計的禮服踏上Met Gala紅地毯,足以證明他是如何掀起一場關於「性感」的時尚革命,亦讓社會大眾開始關注這位擅長刻劃性感的時裝設計師!

#沉迷性感
當然,若果說起「性感」,沒有任何一個時尚品牌能夠媲美曾經叱吒風雲的Versace。2013年,Versus Versace邀請Anthony Vaccarello擔任客席時裝設計師,並於翌年正式擔任品牌創意總監。短短兩年時間,Versus Versace銷售持續增長,甚至逐漸超越Versace,成為「性感」的代名詞。毫無懸念,Anthony Vaccarello不但擅長性感的剪裁,他對於皮革和輪廓的掌控更是毋庸置疑,就像他曾經深深沉迷Jeff Koons的《Made In Heaven》系列,或是運用Ilona Staller作為靈感繆斯,成功獲得Karl Lagerfeld的關注,藉此建構屬於他的時尚世界,訴說對於「性感」的想像。或許,對於社會大眾而言,Ilona Staller僅僅代表「情色」,但是Anthony Vaccarello反而發掘她浪漫和脆弱的女性形象,並且詮釋一種獨特的性感魅力!

#循序漸進
2016年,Saint Laurent宣佈邀請Anthony Vaccarello擔任品牌創意總監,消息迅速掀起時尚界的熱烈討論。始終Anthony Vaccarello的設計風格非常符合Versus Versace,不過對於Saint Laurent而言卻是過於性感,何況當年Hedi Slimane重塑Saint Laurent的品牌形象,亦讓社會大眾懷疑他是否能夠延續輝煌神話。不過Anthony Vaccarello沒有選擇徹底抹去Hedi Slimane的影子,而是透過循序漸進的方式,逐漸融入他的設計語言,重新演繹Yves Saint Laurent的經典設計,藉此鞏固作為「存量市場」的「Old Money」。春夏2020系列,Anthony Vaccarello運用性感的剪裁,重新譜寫「Le Smoking」的傳奇故事,亦讓「增量市場」的「New Mondy」重新關注Saint Laurent

短短五年時間,Anthony Vaccarello成功擺脫社會大眾對他的質疑和非議,亦讓Saint Laurent成為少數能夠拒絕街頭文化的時尚品牌,不但彰顯年輕的囂張和活力,時尚女仕更加紛紛愛上品牌的傲氣。Anthony Vaccarello筆下的Saint Laurent,就像自由奔放的性感遇上巴黎的紙醉金迷,甚至猶如綻放的野艷玫瑰,充滿狂野不羈的時尚風格。或許,Anthony Vaccarello未必能夠稱為擁有「明星光環」的創意總監,但是低調的他確實引領品牌再次登上時尚巔峰,堅持透過俐落的剪裁賦予女性權力,並非只是盲目擁抱年輕世代和街頭文化,難怪討厭Stefano PilatiTom FordPierre Bergé,曾經間接表示對他的支持和肯定,亦是象徵Anthony Vaccarello符合Saint Laurent的品牌形象!

© Mo & Wo Limited. 版權所有,嚴禁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