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Louis Vuitton邀請Nicolas Ghesquière擔任女裝系列創意總監開始,他曾經帶來Coussin系列、Dauphine系列、Petite Malle系列和Twist系列等等備受追捧的「爆款」。只是Louis Vuitton的成衣系列,至今仍然處於尷尬的位置,當年時尚界更加傳言Nicolas GhesquièreVirgil Abloh之間的競爭關係。那麼他會如何挑戰社會大眾的傳統審美觀念?亞洲市場將會如何接受充滿「力量」的時尚風格?

Louis Vuitton聚焦亞洲市場?鄭好娟和谷愛凌成為重要關鍵?
Instagram

#曲高和寡
隨著眾多時尚品牌積極擁抱年輕世代和街頭文化,就連Hedi Slimane同樣沒有辦法避免,開始描繪屬於CELINE的青年形象,甚至邀請「流量明星」和「帶貨女王」攜手合作。不過對於擁有百年歷史的Louis Vuitton而言,就算年輕化和數位轉型可以說是「箭在弦上」,但是依然難以忽視作為「存量市場」的「Old Money」,而且Nicolas Ghesquière更是少數能夠貫徹品牌核心精神的創意總監。只是隨著潮流趨勢不斷變化,這種需要咀嚼和沉澱的處理方式,逐漸陷入曲高和寡的困境,亦是為何當年時尚界傳言Nicolas GhesquièreVirgil Abloh之間的競爭關係。始終Virgil Abloh沒有融入過於艱澀和複雜的設計語言,反而積極擁抱年輕世代,並且藉此持續不斷創造話題!

Louis Vuitton聚焦亞洲市場?鄭好娟和谷愛凌成為重要關鍵?
Instagram

#華麗包裝
雖然Nicolas Ghesquière總會獲得時尚界的高度讚賞,可是Virgil Abloh反而消弭伸展台和社會大眾的距離。始終Louis Vuitton女裝系列總是予人難以駕馭的感覺,反而CHANEL幾乎沒有任何消耗傳遞品牌理念,就算褪去伸展台的華麗包裝,還是能夠完美重現眾多時尚造型。儘管Nicolas Ghesquière擅長鑑往知來,不但尊重品牌的歷史和文化,更加回溯過去和想像未來,但是同樣沒有辦法忽視女裝系列難以駕馭的問題。例如2023年早春系列,Nicolas Ghesquière探索服裝和環境之間的連繫,彰顯猶如源自科幻小說的遊牧精神,亦讓《Dune》系列的科幻想像轉化成為現實。只是俐落的剪裁和剛毅的肩線,顯然對於亞洲女性而言過於強勢,而且比例並不符合亞洲市場的審美標準!

Louis Vuitton聚焦亞洲市場?鄭好娟和谷愛凌成為重要關鍵?
Instagram

#女性力量
毫無疑問,就算Louis Vuitton依賴手袋系列和皮具系列持續獲得利潤,但是自從當年Marc Jacobs拓展成衣系列開始,品牌顯然渴望能夠藉此鞏固作為領軍品牌的時尚地位。其實比起其他時尚品牌挑選的合作對象,Louis Vuitton挑選的鄭好娟谷愛凌大坂なおみ等等,都是象徵「力量」的時尚女仕。不過隨著鄭好娟憑著《魷魚遊戲》風靡全球,谷愛凌憑著滑雪運動深深俘虜年輕世代,她們開始逐漸顛覆亞洲市場的審美標準。始終鄭好娟谷愛凌不但完美詮釋Louis Vuitton的「力量」,而且整體造型符合她們的氣質,並非單純為了創造話題。何況早於鄭好娟谷愛凌蜚聲國際,Louis Vuitton已經邀請她們攜手合作,彼此甚至深深綑綁!

Louis Vuitton聚焦亞洲市場?鄭好娟和谷愛凌成為重要關鍵?
Instagram

Nicolas Ghesquière曾經擔任Jean Paul Gaultier的助理,深諳挑戰社會大眾的傳統審美觀念,往往需要經歷時間洗禮,而且Nicolas Ghesquière的復古未來主義,更加需要咀嚼和沉澱,感受人類社會的過去、現在和未來,才會懂得欣賞他的設計。始終任何「傳統」都是曾經「創新」,所有「創新」都會經歷「傳統」,彼此猶如光影之間的共生關係。短短八年時間,Nicolas Ghesquière不斷連繫和深化品牌的旅遊精神,運用當代的摩登設計,徹底顛覆傳統框架。也許Virgil Abloh確實消弭伸展台和社會大眾的距離,但是唯有Nicolas Ghesquière能夠維持傳統和創新的完美平衡,亦讓服裝具備抵禦時間洗禮的能力。隨著品牌深深綑綁鄭好娟谷愛凌,亦是象徵Louis Vuitton將會再次傳遞品牌的核心概念!

Louis Vuitton聚焦亞洲市場?鄭好娟和谷愛凌成為重要關鍵?
Instagram

© Mo & Wo Limited. 版權所有,嚴禁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