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近年眾多時尚品牌盲目擁抱年輕世代和潮流文化,亦讓創意總監更迭不斷,猶如彼此只有三年時間互相磨合。儘管如此,隨著Trussardi創意總監Benjamin A. HusebySerhat IşıkRochas創意總監Charles de VilmorinBally創意總監Rhuigi Villaseñor、以及Ann Demeulemeester創意總監Ludovic de Saint Sernin等等先後選擇離開,讓人不禁質疑時尚品牌挑選創意總監的決策是否過於草率。那麼年輕時裝設計師為何成為權力鬥爭的犧牲品?

〝年輕時裝設計師遭到「唾棄」〞

若果Rhuigi Villaseñor離開Bally的原因耐人尋味,那麼Ludovic de Saint Sernin和Ann Demeulemeester「不歡而散」則是掀起軒然大波。因為只是短短三個月時間,Charles de Vilmorin、Rhuigi Villaseñor和Ludovic de Saint Sernin先後黯然離場,他們任期最長兩年,最短則是五個月。時尚品牌草率的商業策略,幾乎讓人沒有辦法忍受,亦讓年輕時裝設計師成為權力鬥爭的犧牲品。2020年,眾多時尚品牌為了達致年輕化的目標,年輕時裝設計師紛紛成為「靈丹妙藥」,就連以往排斥年輕世代和潮流趨勢的意大利時尚品牌,同樣邀請年輕時裝設計師擔任創意總監。由此可見,時尚品牌渴望能夠透過創意總監的「明星光環」,持續不斷創造話題和撬動輿論,藉此獲得年輕世代的青睞,因此他們都是擁有同名品牌,並且建立一群虔誠的「宗教信徒」!

〝時尚品牌爭奪流量的策略〞

毫無懸念,隨著社交媒體逐漸變成「必要之惡」,除了演變成為爭奪流量的「軍事競賽」外,時尚界更加遺忘品牌形象需要經歷時間累積和文化沉澱。其實對於擁有百年歷史的時尚品牌而言,年輕時裝設計師猶如「靈丹妙藥」,他們的創意才華獲得高度讚賞,但是只有短短一個季度,幾乎沒有辦法判斷他們是否擁有足夠能力顛覆社會大眾對於品牌的刻板印象,而且時尚品牌和創意總監亦是需要時間互相磨合。例如Rhuigi Villaseñor擅長街頭風格,深深俘虜眾多荷里活明星,可是他的設計語言和Bally的高貴優雅顯得截然不同。至於Ludovic de Saint Sernin,他擅長性感元素獲得Hunter Schafer、Manu Ríos和Vittoria Ceretti等等的青睞,並且選擇Ann Demeulemeester的服裝踏上Vanity Fair Oscar Party紅地毯,賦予年輕世代重新認識品牌的機會,藉此達致年輕化的目標!

〝管理團隊的錯誤決策〞

或許,Charles de Vilmorin、Rhuigi Villaseñor和Ludovic de Saint Sernin的創意才華絕對毋庸置疑,只是時尚品牌幾乎沒有投放資源爭奪流量,反而渴望創意總監的「明星光環」,能夠喚醒沉睡的公主,錯誤以為他們就是「靈丹妙藥」。何況年輕時裝設計師各自擁有鮮明的設計語言,若果沒有足夠的時間互相磨合,沒有投放更多資源搶佔市場,社會大眾難以理解品牌的嶄新形象。回顧當年John Galliano和Marc Jacobs,他們擔任Dior創意總監和Louis Vuitton女裝系列創意總監,同樣遭到社會大眾的強烈批評,但是LVMH集團願意重新培養他們對於品牌的認知和忠誠,再次譜寫時尚界的傳奇故事,亦讓Dior和Louis Vuitton重新登上時尚巔峰!

〝創意總監就是時尚品牌的「靈魂」〞

隨著創意總監更迭不斷,社會大眾已經厭倦創意總監遭到「利用」和「唾棄」,而且幾乎所有創意總監需要承擔超出合理範圍的責任和壓力。例如Alessandro Michele,儘管曾經拯救一蹶不振的Gucci,可是由於品牌的銷售難以持續增長,導致最後他和Gucci還是「不歡而散」,但是擁有絕對權力的管理團隊,從來不會因此遭到解僱。可惜近年眾多時尚品牌刻意削弱創意總監的權力,顯然「創意」不再獲得重視,創意總監是誰更加不再重要。毫無疑問,創意總監堪稱時尚品牌的「靈魂」,就像失去Alber Elbaz的Lanvin,更是難以讓人留下深刻印象!

© Mo & Wo Limited. 版權所有,嚴禁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