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當年Givenchy邀請Matthew M. Williams擔任品牌創意總監,或多或少就是渴望他能夠重現Riccardo Tisci曾經創造的輝煌神話,以及再次擁抱年輕世代和街頭文化。可惜隨著其他時尚品牌重新回歸「Coded Luxury」的潮流趨勢,年輕世代不再追捧街頭文化,亦讓Givenchy陷入尷尬的局面。那麼2024年春夏女裝系列,Matthew M. Williams將會如何刻劃屬於Givenchy的「法式優雅」?

〝Givenchy進退兩難的局面〞

自從1995年Hubert de Givenchy離開Givenchy,John Galliano、Alexander McQueen和Julien Macdonald先後擔任品牌創意總監,儘管他們總是努力尋求突破,可惜只有Riccardo Tisci成功協助品牌重新登上時尚巔峰。當年他憑著叛逆的哥德風格,顛覆社會大眾對於品牌的刻板印象,Givenchy甚至因為一件Rottweiler T-Shirt,再次成為叱吒風雲的時尚品牌。只是過於鮮明的品牌形象,亦讓Givenchy陷入進退兩難的局面。例如當年Givenchy邀請Clare Waight Keller擔任品牌創意總監,她確實重現Hubert de Givenchy的經典設計,以及Audrey Hepburn的優雅造型,但是時尚界遭到街頭文化的「侵略」,年輕世代對於「高貴」和「優雅」沒有任何興趣,他們熱衷追求Riccardo Tisci的Rottweiler T-Shirt,或是Matthew M. Williams的金屬配飾,最後更加導致Clare Waight Keller黯然離場!

〝品牌再次擁抱「法式優雅」〞

不過最近幾個季度,Matthew M. Williams選擇重新思考如何融合多位創意總監的個人風格,同時重現Givenchy的「貴族血統」,亦讓成衣系列獲得國際時尚媒體的高度讚賞。至於2024年春夏女裝系列,Matthew M. Williams決定擺脫「美式文化」,僅僅保留屬於Givenchy的「法式優雅」。除了整體設計去蕪存菁外,他更加刪除多餘的裝飾元素,徹底褪去潮流趨勢。其實對於Hubert de Givenchy而言,「花卉」就是象徵浪漫和優雅,因此這次Matthew M. Williams採用各種花卉元素貫穿整個系列,同時透過「感性花語」描繪現代女性的堅毅和柔美。例如西裝外套擁有溫柔的色調,或是利用柔軟的雪紡打造立體玫瑰,賦予服裝豐富的層次,而且Matthew M. Williams甚至運用充滿雕塑線條和建築輪廓的設計,營造剛柔並濟的感覺!

〝Carine Roitfeld擔任造型師〞

2024年春夏女裝系列,Givenchy再次挑選École Militaire作為時裝秀的發佈場地,並且邀請Gabriel Calatrava負責時裝秀的場地佈置,採用「蛹型空間」塑造獨特的未來主義。另外,為了能夠完美詮釋屬於Givenchy的「法式優雅」,Matthew M. Williams更加邀請Carine Roitfeld擔任造型師,帶來讓人印象深刻的色彩美學,同時展現一種雲淡風輕的時髦。最後,蕾絲同樣成為2024年春夏女裝系列的核心元素,Matthew M. Williams透過各種不同的處理手法,帶來猶如繁花綻放的蕾絲,賦予服裝唯美和浪漫的氣息。至於運用水晶和珍珠作為禮服的裝飾元素,則是呼應Givenchy為了Tiffany & Co.的Blue Book系列,特別設計的奢華禮服,Matthew M. Williams想像高級訂製系列和高級珠寶系列之間的微妙關係,刻劃奢華禮服和高級珠寶「親近」肌膚的特殊情感!

© Mo & Wo Limited. 版權所有,嚴禁轉載